果味红茶

★SKの无人岛★

我是个刺猬,但是不叫依萍。鹤酱,你还爱我么?

鹤丸国永,一把受众人追捧的四花太刀,他表示很不开心。
(。・ω・。)因为婶婶太无情了,从来没有近距离触碰过自己,虽然目前不可能说要负距离,但是连零距离都没有!

好难过,自己长得还是那么好看啊。

“哼。”从手合场回来的大俱利刚进门就看到鹤丸拿着镜子左右端详,蹙眉叹气的。
(´∀`)♡紧跟在后的烛台切马上理解了别扭俱利的想法,超贴心地问
“鹤酱,怎么了。”
“啊啊,没事…嗯,光忠,婶婶她,对每个人都是这样远远的么?”
“这么久了,你不是很清楚了么?婶婶她是一只刺猬,轻易触碰他人会受伤的。没做好措施的话,会伤到自己的啊。”
光忠导师语重心长地劝导着自家小伙伴,提醒他不要受伤。

“措施啊…嘿嘿嘿,没想到光忠你居然…想不到啊哈哈哈。”
看着鹤丸一脸淫笑地冲出房门,被定义成真人不露相的光忠迷茫地看着旁边的俱利
“哼,话不对题。”来自早已看穿根本的包黑炭(俱利酱)

洗完澡的婶婶哆哆嗦嗦急急忙忙窜进被窝打算好好享受床铺的温暖,没想到刚躺进去,就被人从背后抱住,随后就是一声嚎叫
“啊……”
掀开被子,看着鹤丸挥舞着双手不断地在床上打滚
“夜袭的回礼。”看着毫无美感可言的男人,婶婶表示了对他的同情,也沉痛地告诉他一个夜袭失败,赶紧滚蛋的坏消息。
终于缓过痛楚的鹤丸虚弱地盖着被子,一直拉到鼻子那里,用着楚楚可怜地眼神看着婶婶,瓮声瓮气地说
“好疼啊,你是穿了什么东西么?本丸又没有敌人,睡觉就不要穿那样的杀伤力武器了啊。”
“为了防止有人夜袭。况且我不是都说了好几遍了,我是刺猬啊!天生啊!”
看着鹤丸还懵逼的脸,婶婶无奈地变成了一坨原型,然后被啪嗒蹿下床的鹤丸捧在了手心仔细观看。
“哇哦,我还以为说刺猬是为了掩盖自己的内心,不想被看穿曾经的伤痛。”
“……答应我,少看话本。”
“嘛,虽然说是刺猬,会被伤到,嗯…要是真的想要的话,也不是不行…”
“嗯?喂!你要干嘛!”
鹤丸套着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手套,打算控制背部尖刺,去细看那柔嫩肉粉的腹部。
愤怒的刺猬婶炸开尖刺,用力蜷缩成一个球冲着鹤丸就是射门…
球进了…可能太准了…
捧着男人破碎的骄傲,鹤丸国永被急送到手入室,开始了长达25小时的身心修复。
点蜡,祝平安啊鹤丸

评论(9)
热度(36)

© 果味红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